yzc888亚洲城

yzc888亚洲城 - 亚洲城娱乐最新官网列表 - 探索世界 - 热点新闻 - www.yzc888.com(www.donglishi.com)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热点新闻 > 民生热点 正文

一年经历48起车祸 黑龙江省林甸县马路直角拐弯旁

时间:2017-05-10 16:54:10 来源:www.yzc888.com 阅读:

【黑龙江一家人住马路直角拐弯旁 一年经历48起车祸】何海军的家在两条公路交汇的直角尖儿上,过去一年里,黑龙江省林甸县这个农村家庭经历的有据可查的车祸就有48起。几年来,一家人不断拍下证据,不断上访,可回复都说,责令"有关部门"早日采取措施。"有关部门"究竟是哪个部门?

何海军夫妇拍摄的车祸现场。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

在过去一年里,黑龙江省林甸县这个农村家庭经历的有据可查的车祸共有48起。

在或晴或雨或雪的天气,不同颜色、不同档次、不同载重的汽车开到这家门外,然后在一个直角拐弯处失去控制,在他们家制造了一场又一场车祸。

事故总是猝不及防。一辆红色卡车一头扎进院子的前一秒,女主人许仁香满脑子还是鱼香肉丝的菜谱。

那是今年2月的一个中午,四野积雪,白里有点脏。29岁的许仁香走出小院,去10米外的食杂店。女儿要吃鱼香肉丝,她用手机查了配料,边走边寻思:家里还有胡萝卜,得买点儿尖椒。快到饭点了,她三步并作两步。

巨响在耳边炸开的时候,许仁香茫然回头。载重20吨的卡车像山一样压过来,轧倒了他们当围墙的铁栅栏,架起院子里的鹅栏并推着它滑行了一截,在房前停住。车轮碾过的地方,她刚刚站过。

她没喊没叫,心脏跳得疼,腿软。缓了一会儿,哆哆嗦嗦打电话给正在外面干活的丈夫何海军。

2016年内,这家人拍摄的100多张相片,记录了家门口的48起车祸。

门口是两条道路相交形成的一个直角。这是从大庆市开往齐齐哈尔市的大齐高速公路的辅路,与一条名叫“林长路”的乡村公路交汇。许仁香的家就在直角的尖儿上。

肇事车辆沿着直角的一边行驶,没能顺利转上另一条边,就栽倒在他们家门口。

“这附近都知道我们了——老出车祸那家。”许仁香说。

她坚持认为,类似的事故发生了不下百起。不过,没有人能说清楚真正的数字。

这是当地常见的农家小院。占地70多平方米,白墙,蓝顶,背靠着绵延的农田。院子边竖着一块牌子,明黄底子上一个鲜红的大字:“慢。”

“差点把我俩撞掰了”

这家隔壁,顺着林长路修建的一溜儿农舍,都是一模一样的白墙蓝顶,连院门的铁艺都大同小异。

灾祸的蛛丝马迹还是在直角上的这户人家显现了出来。只有这家门前没有瘦巴巴的矮松树,没有隔开院子和公路的小石桥,没有蓝白相间的欧式罗马柱栅栏——“撞没了。”

他们把院门挪到了房子侧面,“躲撞”。

院子里布着几道“堡垒”。最外是一层空心砖。往里是一堆带石子的粗沙,一堆颗粒更细的面沙。两堆沙子起初有半米高,在阻挡车辆冲进屋里的过程中逐渐被磨平。一堆苞谷芯后,蓝色的农用四轮机动车横在卧室窗下,充当最后一道缓冲。

这个家第一次被闯入是在2010年11月。怀孕8个月的许仁香和何海军正在熟睡。那年第一场雪刚下,炕头火热,夜色深沉。轰隆一声,两道灯光直直扎进来,钉在卧室的窗户上。不速之客是一辆轿车。

他们起初没当回事。此后的一个傍晚,夫妻俩站在院门口,一边唠嗑一边在大门上贴上车辆反光贴。又是突然间,一辆面包车朝两人飞过来。何海军架住挺着大肚子的老婆,夺命狂奔。

“看来反光贴是没啥用。”这是两人从事故吸取的教训。

他们遵循着东北农家的日常。丈夫早出晚归,妻子照顾女儿。不到四亩七分地上,春天种苞谷,秋天卖掉。地里间或点缀着豆角、黄瓜。

如果以快放镜头看这家人的日子,四时更替的规律背景里,总有机动车变换着颜色和型号栽倒在门前。

有一年腊月廿九,夫妻俩在屋里嗑着瓜子看电视。轰隆一声,小货车飞进来。还有一次,许仁香去县里参加一场婚礼,刚坐上同学的车开出去一段儿,听到巨响。回头一看,一辆大货车扎进院门。

就连婚姻生活的鸡毛蒜皮也和车祸的节奏混在了一起。夫妻俩最严重的一次争吵发生在一辆运快递的货车闯入院子之后。何海军和司机出去商量解决方案,中途手机关机了。担心的何母急得管儿媳要儿子,许仁香则把一肚子火又回撒到丈夫身上。

“就是这辆车,差点把我俩撞掰了。”这个膀大腰圆的东北汉子从一堆照片中找到了那个罪魁祸首,指点着感叹。

到目前为止,事故还没造成人员伤亡。有的令夫妻俩心有余悸,有的则没造成多大损失。直角上这大大小小的事故争抢着夫妻俩的大脑存储空间,有些模糊在一起,有些则成为他们回顾人生历程的坐标。

何海军家。

俩人都记得“史诗性”的一天。四辆车接连撞进了院子。第一辆的司机还在夜里偷偷开车跑了,没给赔偿。

多数时候,他们能与肇事者谈判,私了,获得一定的赔偿。有人暗示他们,可以靠“私了”发点小财。

他们的女儿伴着车闯进院的轰隆声越长越大。还没满周岁时,她正在熟睡,一辆小面包车冲进了院子,架在横放的四轮车上,车鼻子抵着窗户沿儿。她大哭,后半夜发起了烧。

这个女孩长到7岁,还从未在自家院子里玩过雪。小姑娘有时旁敲侧击:“妈妈哎,我今天看到幼儿园的雪人,身上还穿衣服呢。”许仁香哄她:“咱院子里有化雪剂,有毒,小孩子不能玩。”

这些年,许仁香养成了奇怪的行走习惯:人朝前,眼睛总下意识向后瞟着。她出门可以随便抓件儿衣服,胡乱梳梳头,但一定会穿一双便于跑起来的鞋。

与这家人共享小院的动物们也不得安宁。许仁香的黄狗叫得太凶,她只好将它送给了住在隔壁的小叔子。大鹅和鸭子们则拒绝在栏里下蛋。找蛋的难度越来越高。

这户人家的鸡飞狗跳吸引了不少关注。那些事故照片里,不少都有围观的村民,背着手,笑嘻嘻的。

“在你家这儿是事故,在人家那儿就是故事。”许仁香算是看明白了。

回顾这些事故,许仁香自己也常常笑起来。这个大嗓门的女人捻开照片,像在看一套连续剧。一辆轿车不偏不倚钻进两根栏杆之间,她感叹:“你瞅瞅这技术!”

想了解更多“YY”“快手”八卦信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 yyksbg